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46994|回复: 2

长篇小说连载《我们在一起》第十四章

[复制链接]

99

主题

4589

帖子

4万

积分

十佳网友

发现自己,发挥自已,发扬自己.

社区币
42147 RMB

终身成就奖宣传大使奖特殊贡献奖原创先锋奖灌水天才奖最高荣誉奖社区居民忠实会员最爱沙发原创达人社区劳模社区明星十佳网友

发表于 2019-2-1 22:0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成为耒阳社区网友,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上接十三章

第十四章  周洁

/主要是心神不定

/2017年11月29日  下午  衡阳

我现在很踌躇。 两件事情困扰着我的脑神经。 骆雁玲至今未归, 让我在她家里如坐针毡, 一分一秒都很难熬。 三个男人暴打一个女人的事情被人拍成视频, 上传到网络,如今在本地的公众号上热度极高, 颇为吸睛, 使得警方不得不抛头露面, 发出通告寻找视频中的当事人以及目击证人。
我不知道昨天还有谁像我一样目击了这样一起事件, 又是谁把它拍成视频上传到了网络。 本地的公众号我有时会上去看看。 昨天下午上去的时候, 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个视频, 让我第一次见证了自媒体的传播速度之快以及效率之高。 我估计拍摄者也是这小区附件的人士, 位置和角度应该也和我的差不多。 但是具体是谁我当然不得而知。
警方于今天上午九点四十分通报了事件的立案经过, 发出通告要求当事人及时与警方取得联系, 并呼吁见义勇为的目击者挺身而出, 为警方迅速处置案件发挥积极作用。  
勿庸置疑, 我算得上一个可信度极高的目击证人。 我能把昨天下午我所看到的一切, 特别是一些细节, 如实地说出来, 并保证与视频的内容高度吻合。
但是令我犹豫不决、 不敢自告奋勇去警局充当目击证人的原因是: 我不仅有点不太相信警察, 而且我这个人天生害怕与警察打交道。 我有过一次去警局报警的经历, 那次经历让我更加坚信, 警方与我这样的底层人士, 实在没有多大关联。
前年八月份, 我在中山的住所被人破门而入(防盗门对破门者而言简直被视若无物), 所幸当时家里没有放置大量现金和贵重物品, 能力超强的窍贼在我家里翻箱倒柜, 也只是从我家里拿走了少量现金, 和一台手提电脑。 我当即向当地警方报警, 那是我人生当中第一次向警方报警。 我记得当时的心情, 除了极强的恐惧感(窍贼的无所不能令我害怕, 我很庆幸当时我不在家里, 如果是半夜三更摸进我家里, 我想我会吓得半死!), 还有非常强烈的激动不已——这是我人生第一次与威风八面的警察近距离接触。 一位警衔为一杆两星的警察先生来到了我的住所, 问了我一些相关情况, 用手提摄像仪拍了一下现场, 完了对我说, 明天去警局做个笔录, 之后便走了。 第二天, 我按照昨天夜里来我家的那个警察先生的交待, 去到警局, 花了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 做了一份笔录, 之后便让我回来了。 我甚至记不清楚我是否在那份笔录上签过自己的名字, 因为做笔录的协警没有让我核对内容, 笔录的复印件也没有给我一份。 我都怀疑我来这一趟警局到底做了什么, 更别提来这趟警局到底有什么意义了。 由此, 我家中的被盗案最后被不了了之也就顺理成章, 不容置疑了。
但是到最后, 我还是决定去警局走一趟。 我想我不能因为自己在中山的报警经历, 从而对全国所有的警察都抱有偏见。 另外还有一个特别的想法是, 我想通过去一趟警局, 观察与了解一下当地的警察, 他们是怎样的一种办事态度和办事效率? 骆雁玲已经这么长时间音讯全无了, 如果真的出了事, 我需要报警, 需要配合警方的工作, 那我就知道怎么样与他们打交道了。 所谓一回生, 二回熟吧。
我是下午两点十五分到达当地的一间警局的。 一位柜台工作人员接待了我, 问我有什么事? 我告知她我的来意, 是做为一个案件的目击证人来提供与之相关的线索的。 她便让我在一张铝合金制做的排椅上, 找一个座位坐下, 等候接待人员与我接洽。
排在我前面的还有一些人, 我悄悄数了数, 有六个人排在我前面。 而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有两个。 一男一女。 男的戴着一幅黑框眼镜; 女的长得很清秀, 皮肤特别白净。 我在想等会最好是那个女工作人员接待我, 这样我就可以稍微放松一些。 但是在等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 最终还是轮到那个男工作人员接待我。 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坐到他面前, 等待他首先开口询问我。
“你有什么事?”戴眼镜的男接待员终于开口说话了。 他没有拿眼睛看我, 而是一边问我话, 一边埋头整理手中的文件, 好像还在忙我之前的那份笔录。
“我是来提供线索的。”我小心翼翼地对他说道。
“什么东西? 提供什么线索?”他再一次发话问我, 声调比头一句提高了好多。
“你们不是在寻找目击证人吗? 我就是一个!” 我一边回答他, 一边想用手做出比划,但是我还是停住了, 因为我想他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
“哦, 你说的那个案件啊——”他说道, 声调又大幅降了下去, 还是不拿眼睛对着我, 手中还是在整理东西。“不过啊, 这个案件的当事人已经来过了, 要求撤销立案,所以我们目前就不再需要目击证人啦!”
我有点难以置信, 这么快事情就发生了转变! 我用一种等待他作出最终确认的语气向他问道:“已经撤案了? 这么快?”
“是啊, 当事人资月女士上午就来过了, 要求撤销案件, 不予追究。”
“资月女士?”——这个人名我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 怎么会在这种地方跳出这样一个名字? 在这种地方我的反应本来就有些迟钝! 我在脑子里反复塞选, 从众多模糊不清的印象中, 塞选出与这个人名相对应的那一个。 太模糊, 太不好确认。 我有没有听错? 能不能再说一遍?
看到我一脸惊愕, 戴眼镜的男接待员还真的给我重述了一下细节: “今天上午快下班的时候, 一个叫资月的女士前来我们这里, 声称自己就是视频中的当事人, 因为债务纠纷, 发生了那样一起不愉快的事件, 原因在她自己, 所以请求不予追究。 就是这样一个经过, 清楚了吗?”
最后, 他像是作陈述总结一样, 对我说道:“我们就是应资月女士的请求, 撤销了立案, 我们也就不再需要目击证人啦! 多一事不如少事嘛! 对不对? 我们也不是整天闲着没事做! 对吧? 我坐在这里不到两个小时, 就已经接待像你这样的人七八拔啦!”
他把我说得无言以对。 但是片刻过后, 我还是找到了一个话题继续我和他之间的对话, 我说:“您刚才说的那个资月女士, 是我的一个同学, 但是我们好久没有联系了。 我看她被人打得很厉害, 想去探望一下她, 因此想问一下, 她在你们这里, 有没有留下联系电话和居住地址?”
“这个嘛——”他做出有点不好办的神态, 但还是应我要求, 在一个文件夹里帮我翻找。 还真的被他找到了。 他对着文件夹里面的一份材料念道:“资月女士, 身份证地址: 湖南省衡阳市XXXXXXXXX, 现居住地址: 湖南省衡阳市西湖路XXXXXXX, 电话没有, 没有提供电话号码。”
我向他道谢。 为慎重起见, 又从他手上借了一支笔, 还要了一张空白纸, 把资月的现居住地址抄录下来, 之后, 再重新对他表示了一番感谢, 才站起身来, 走出了这间目前看来印象还不错的警局。
我是真的想去见资月。 我一定要去见她。 不仅是因为无意之间发现了她被人打, 而且是因为我已经将近五年没有见到她了, 我现在很想念她。 我记得上一次见到她, 是在2012年的那一次同学聚会上。 而再上一次见到她, 是在1994年我们的高中毕业典礼上。 也就是说, 从高中毕业到现在, 将近二十三年, 我和她只见过一次面。
我现在很想见她, 还因为我现在找不到骆雁玲, 我现在感觉很孤单。 三个原先这么要好的同学加闺蜜, 如今一个找不到, 一个到现在才知道下落! 我能不特别特别地想见资月吗?
我按照抄录下来的地址, 叫了一辆出租摩托车, 请司机把我送到那个地方去。 司机带着我在小巷子里左转右转, 走了将近二十分钟, 最后来到一处外墙只装修了一半的楼房前, 把车停下。 我知道这就是我要找的地方。 我给司机付了钱, 还向他道了谢, 他发动摩托车引擎, “轰轰轰”的车屁股后面排出一股黑烟, 一转身就走了, 留下我一个人站在马路中间, 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找人。
我面前这幢楼房的一楼铺面是一间士多店加水店。 从店铺里面这时走出一个人, 我一眼就认出了他。 就是上次那个在火车上, 一人霸占三个座位的男人。 没想到他也认出了我。 他倒先开口对我说话, 脸上带着笑意, 有点不像上次, 上次给我的印象是粗鲁加没礼貌。
“这么巧啊? 在这里又见面了!”他说。
“是啊, 真是巧!”我回他说, 脸上也回赠了一点笑意。
“上这里来干什么? 有事吗? 还是找人?”他和我说话的同时, 也没有停下手中的活。 他在忙着往一辆摩托车改装的送水车上装桶装水。
“这是你自己的店? 还是别人的?”我对他多了一些好奇心。 在我原来的印象中, 虽然只是在火车上的一次偶遇, 我猜他应该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人, 与现在所见到的这样一个努力干活的人, 完全不匹配。
“与别人合伙开的。 就两个人。 老板是我们, 工人也是我们!”他干活的速度很快,
一会就往送水车上装好了十几桶水。 随后他拉开店里面一台冰柜的门, 再转头问我:“要喝什么? 水还是其他饮料?”
“不啦!”我慌忙拒绝, 好像对他这太过突然的善意有点难以适应, 随后我赶紧又加了一句:“谢谢!”
“怕我收你钱呀?”他已经从冰柜里拿出一瓶罐装“王老吉”, 直接扔到我手上。“客气什么!”
我只得勉强接受, 但我没有立即拉开罐盖, 没敢当着他的面喝起来, 我把它放在手上。 到这一刻为止, 我还是对他存着一些戒备心。 好像之前在脑中对他形成的一团乌黑的云, 慢慢升腾而去, 不过还没有完全彻底。 眼前的他, 着装与上次在火车上见到的没有多大改变, 只是在那件敞开的、 没有扣纽扣的格子衫下面, 添了一件黑色的圆领T恤。难怪刚才我一眼就认出了他!  
“你还没有告诉我呢, 到这里来干什么? 有事? 还是找人?”他再问我, 在离我大概两米远的地方站着, 一只手叉在腰上, 一只手拿着一瓶怡宝水。
“找一个人。”我说。
“什么人? 让你费这么大的劲坐火车过来找?”
“一个同学。 多年没见面的老同学。”
“是谁? 叫什么名字?”他仰头再喝下一口水, 随后把瓶子盖上, 放到身旁的柜台上。 “既然找到了这里,说不定我认识!”他说。
一句话还真提醒了我。 他是这里的人, 又整天走门串户地送水, 不算这一带的百事通, 也差不多是一部活字典, 找人对他来说, 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我赶紧上前一步, 对他说道:“资月。 资本的资, 月亮的月。”
“你找的是她啊?”我看他的脸上马上换了表情, 刚才还好好的, 此刻立即换上了一脸的鄙夷, 语气听上去也没有那么友好了。 我心中不免有点忐忑不安起来。
“怎么了? 你认识她?”我脸露惊讶地问道。
“何止认识! 你的这个老同学, 曾经还做过我一段时间的女朋友呢!”他转过身去,两只手肘搭在柜台上, 软软的, 身子斜斜地往后靠, 又呈现出火车上见到的懒洋洋的神态与模样, 仿佛在他的身上, 存在一个隐蔽的阀门, 只要把这个阀门一扭, 不同的两个人可以相互转换一样。
“这么巧啊——”话虽这么说, 但我的内心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我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了一些不好的迹象。
“是很巧! 不过早就分了。”他说,眼睛乜斜着看我。
“怎么说分就分呢?”这话说出口, 我都觉得自己有点像在胡言乱语。 我是开始有些紧张了。
“性格不合呗!”
“怎么个性格不合?”
“你的这个老同学, 漂亮倒是很漂亮。 但除了这个, 其他就不敢恭违了!”
“其他怎么了?”我顺着他的话势问道。 好多年没有交往, 我也不清楚以前的资月, 现在变成了什么样。
“心神不定。”他说:“主要是心神不定。 好像心里总是装着什么人。 有时候神经兮兮的, 根本就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你不知道?”
说这话的时候, 他大部分是低着头, 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到了最后一句,他才眉毛挑起来面对着我。
我回他说:“我真的是不知道。 刚才我不是和你说了吗? 我们已经是多年不见了。 具体来说, 是二十多年才见过一次面。”
“而且心很毒! 心狠手辣!”他特别强调了这一句, 再看他的眼神, 好像遭受了特别的伤害一样。
“怎么个心狠手辣?”
“不怕你笑话, 我给你讲一个我俩曾经的故事。”说到这里, 他换了一个姿势, 使自己站着更舒服一些, 然后继续往下说:“有一次, 我俩因为一件小事争吵了起来, 我还动手打了她一下。 具体是什么事现在记不清了, 总之是鸡毛蒜皮一类的小事。 上午吵的, 下午两个人没说话, 晚上我主动求和, 我受不了两个人之间的这种冷战。 她答应了求和, 晚上没有分床睡, 两个人睡到了一起。 我就想和她做那个事, 她也答应。 我让她在上面, 我在下面。 她说她先用嘴巴帮我做一下热身, 我当然高兴, 以为她真的回心转意。 没想到在中途, 她突然停下, 然后一口咬住我的老二, 疼得我几乎昏死过去。 你说说看, 这样的女人, 哪个男人敢娶她? 哪个男人娶了她不要倒一辈子的霉?”
他说是笑话, 本来听到最后我也确实想笑, 但是我强忍住了。 我不敢在他面前笑。我问他:“后来呢?”
“后来就分手了。 再也没见过面!”他好像还在生气, 不过我猜不是在生我的气,应该是在生资月的气。
“对了, 说了这么多, 我还不知道你姓什么, 叫什么呢!”他随口问道。
“我叫周洁!”我回她道, 随后给他看我手中的字条, 没敢跟他说这个地址是从警局那里得来的, 只是问道:“那她的这个地址?”
“这是她留的假地址。 她早就不在这里住了。 之前是在这里的。 我也是在一次给她送水的时候认识她的。”他说。
“什么时候搬走的?”
“两年前。”
如果是两年前就搬走了, 那我跑来这一趟, 就只能算是白跑了。 但我还是有点不甘心, 我再问他:“你还有没有她的联系电话? 或者其他之类可以联系到她的方式?”
“没有。 她那个人, 行踪不定。 一会在深圳, 一会在衡阳。 而且电话号码经常改, 经常换。 都不知道换了多少次电话了。”
如此说来真的是白跑这一趟了, 我只得向他告别。 他问我要不要在他这里吃了晚饭再走, 说再怎么样, 资月也曾经是他的一任前女友, 前女友的老同学来了, 没理由不请吃饭的。 不过我还是婉拒了他的这番好意。 我叫了一辆摩托车, 从他那里回来了。
没有找到资月, 我哪里还有半点心思吃饭?

作者:张蜀军
笔名:浅水静流
湖南省耒阳市人,耒阳市网络作家协会会员,70后。早年从军,复员后辗转珠三角各城市,2005年以后定居中山。现从事外贸工作,忙碌之余、安静时间里喜欢读书写小说。坚信写作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积累,需要沉淀,需要静下心来,细心体味和感悟:一点一滴,不知不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9

主题

4589

帖子

4万

积分

十佳网友

发现自己,发挥自已,发扬自己.

社区币
42147 RMB

终身成就奖宣传大使奖特殊贡献奖原创先锋奖灌水天才奖最高荣誉奖社区居民忠实会员最爱沙发原创达人社区劳模社区明星十佳网友

 楼主| 发表于 2019-2-1 22:0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阅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1

主题

203

帖子

696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社区币
6760 RMB
发表于 2019-2-1 23: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也想知道资月这二十余年过的怎么样,悬着一颗心呢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Copyright 2001 - 2023 版权归深圳、东莞、广州同乡会耒阳社区办公室 共同所有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所有广告资助全部用于公益慈善,社区论坛里所发表的任何图文言论、影片和声音不代表本站立场

制作维护:中桥传媒 律师援助:广东深金牛律师事务所王琼法律硕士及广东鹏浩律师事务所王增华律师

社区文化传媒(香港)有限公司 广告投放热线:18974736555

扫二维码关注

QQ|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耒阳社区 ( 湘ICP11012074-3 ) 湘公网安备 43048102000105号

    爱我纸都  爱我社区  宣传耒阳  从我做起

© 2001-2013 中桥传媒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