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575116|回复: 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村姑作品】:给母亲开处方

[复制链接]

449

主题

2885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小胜靠智,大胜靠德

Rank: 9Rank: 9Rank: 9

社区币
6787 RMB

终身成就奖特殊贡献奖原创先锋奖无私奉献奖最高荣誉奖社区居民忠实会员原创达人社区劳模社区明星

QQ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20-4-25 11:09:18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成为耒阳社区网友,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给母亲开处方——

作者:村姑
     

     幼年,老见父亲喝得东倒西歪从外面回来,手扶着墙或者其他支撑物口齿不清地喊母亲的名字。正在干着活的母亲身形陡然一惊,后背有些僵。待缓缓转过身来,便快步奔过去,扶住父亲摇摇晃晃的身子。父亲粗大的手指拽住母亲的胳膊,整个身子趴在母亲的肩上,骂骂咧咧。其时,我和兄弟或在父亲的旁边,惊恐地困惑地瞪着他;或是默默地哀伤的看着母亲用手背偷偷擦去眼角的泪水......这个时候,我自然想到了发小坤伢子的父亲,他的父亲是个教书先生,温文儒雅。在家里从来不高声大叫,也从不喝得跟父亲这样东倒西歪。经常能见到坤伢子坐在教书先生的肩头,骑大马,父子俩的笑声跟夏天的雨又快又急。

   同为人父,我的父亲缘何要喝成这样呢?我小小的脑壳想不通这件事。于是,很多个年头里,很多次父亲醉后对家里的物什、对家人大打出手,我总希望父亲和母亲下一秒钟就能说出“离婚”二字。

   时间到了八十年代初,父亲买了生产队上的保管室,我们举家迁到人口密集的台子上。父亲每喝一顿酒,家里便人仰马翻。台子上好多人事都不做了,争相奔到我们家听热闹,指指点点。我从这帮人复杂的眼光中悲哀地发现,这再也不是我们住的小田垅和小田垅墈上的那栋单屋——无论父亲酒后摔出怎样惊天的锅碗瓢盆椅子板凳交响曲,都传不到外人耳朵里。我心碎地边流泪边缩在屋子里的最暗处,幻想着有一个不酗酒不砸东西的父亲,幻想着兄妹仨每个傍晚,早早地搬着小矮凳,点好煤油灯,给父亲提来鞋,给父亲端来洗脚水,等着父亲解开黄跑鞋把一双有点臭味的脚缓缓浸到腾着热气的水桶里。然后三个小脑壳近近远远地张开耳朵听父亲徐徐讲着鬼故事。父亲是抽旱烟的。他的旱烟筒是祖父的父亲留给他的。祖父的父亲永老康是个窑匠。父亲十几岁就跟着永老康在平江大口塅一带给人做瓦,烧瓦。永老康得痰火病六十几岁就死了。他一直吧嗒的旱烟筒就留给了父亲。父亲边吧嗒着旱烟,时不时用一根铁签子挑动明明灭灭的烟火。青青的烟从他的口腔快快地跑出来,跑满整个房间。父亲就在吞吐青烟中开始一个个鬼故事。我们听到吃小孩手指的长牙齿长舌子的鬼,听到杵在窗户外面怪声怪气叫“有伢子捉吗?有伢子捉吗?谁家的伢子不听话,让我捉了去挖心炒肝的蒙面鬼.....兄弟和我在父亲惟妙惟肖的鬼音中,一个个吓得半死,用射箭般的速度冲过去争抢父亲的胸膛,被父亲那满是旱烟味的手臂搂住,惊魂才定。母亲在旁边笑着嗔怪父亲没有一个做父亲的样子。一家子在这种甜蜜的气氛里迎寒送暑。

   父亲过世后,我从他的遗物里翻到了一个小本,里面有他对母亲的歉疚,也有他对自己一次次酗酒不能自拔的痛苦。

   原来父亲和母亲不是恋爱结婚的。母亲嫁给父亲前,有一个恋人。但那个人是个地主崽子。那年代,地主崽子就是一堆臭狗屎。外公为了母亲好,棒打了这对鸳鸯。母亲尊父命嫁给了支部书记的大崽,也就是我的父亲。

   姑娘时候的母亲,好看能干,父亲娶到了她心里美滋滋的。换位思考,假如我有一个爱得刻骨铭心的恋人,因为某些原因分开,我也做不到忘记。母亲与父亲婚后,难忘恋人,父亲无法忍受,所以他开始酗酒。



   不酗酒的父亲多好啊!天晴落雨总是忙忙碌碌的。家里有五亩多田,十几亩土。田土中的功夫都是他一个人做,母亲和我们兄妹仨只帮着做些零碎。家里年年粮食屯得像座小山。屋门口有口大池塘,那是父亲一个人没早没夜挖出来的。塘里的草鱼七八斤一条,父亲一网下去,能网好几条。新鲜的草鱼剁成一块一块的下锅煮。上桌,父亲就让我们给母亲挟几块最好的,刺少的。

   兄弟常年在外,我也嫁出去多年。父亲和母亲带着兄弟的孩子在家,很少找我们要生活费。某天,我在回娘家的路上遇到父亲,只见他弓着背踩着一辆女式单车,单车后面摞着几个木箱。我不明所以地跟在他的身后。父亲下车,改将双手撑着单车与我边说边缓步而行。父亲告诉我,他走村串户卖豆腐,一天能赚三四十元钱了,一个月好赚千多块钱了。父亲跟我说到他的月收入时,有点眉飞色舞,有点自豪。于是我也就自动忽略母亲后来告诉我的一些事——父亲每夜两点起来磨豆子,制豆腐。天一放亮,又踩着单车出去卖豆腐。经常临近中午了,才驮着空箱子回来,到家第一句“锅里还有饭菜吗?”

   父亲走后,母亲总翻出柜子里的一堆鞋子,衣物,跟我叨叨,这件是父亲啥时候买给她的,那件又是父亲啥时候买给她的。叨着叨着,眼泪就下来了。我背对着父亲笑呵呵的遗像,一次次搬出他在某年某月某日喝醉了酒砸东西骂人,和他醉后睡在草丛路边被母亲和我们抬脚的抬脚,抬脑壳 的抬脑壳,用九牛二虎之力将他搬回来的事。讲他酗酒后挥舞着菜刀,追赶着母亲让左邻右舍看笑话的事……母亲听后,情绪果然没有那样低迷。而我历数父亲在生酗酒种种后,一转身,心窝里就爬出来万千只虫蚁在上面细细密密地啃。




愚者庸俗与无知的快乐,亦智者探索与思考的痛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8

主题

231

帖子

1775

积分

誉满一方

Rank: 7Rank: 7Rank: 7

社区币
1529 RMB
沙发
发表于 2020-6-4 17:04:56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01 - 2023 版权归深圳、东莞、广州同乡会耒阳社区办公室 共同所有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所有广告资助全部用于公益慈善,社区论坛里所发表的任何图文言论、影片和声音不代表本站立场

制作维护:中桥传媒 律师援助:广东深金牛律师事务所王琼法律硕士及广东鹏浩律师事务所王增华律师

社区文化传媒(香港)有限公司 广告投放热线:18974736555

扫二维码关注

QQ|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耒阳社区 ( 湘ICP11012074-3 ) 湘公网安备 43048102000105号

    爱我纸都  爱我社区  宣传耒阳  从我做起

© 2001-2013 中桥传媒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