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1595711|回复: 0

【村姑作品】:迁坟

[复制链接]

471

主题

2924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小胜靠智,大胜靠德

Rank: 9Rank: 9Rank: 9

社区币
7190 RMB

终身成就奖优秀斑竹奖宣传大使奖特殊贡献奖原创先锋奖贴图大师奖无私奉献奖最高荣誉奖在线持久奖人气天王奖社区居民忠实会员原创达人社区劳模社区明星实名认证

QQ
发表于 2020-4-25 11:24: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成为耒阳社区网友,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迁坟——

作者:村姑


guOvGiG5QwkX7LsWMgEUqiQfaCHJjXU0dTtxcsJe17Lsm1496506990666.jpg


   推开门,往东走几脚,就是一道打了水泥的“呛脚岭”,“呛脚岭”好在不长,四平八稳的男人步大概迈三百多一点点。因为呛脚,有好多人在这里骑摩托车摔了跤。

   头几年岭半腰有一个很大很大的坟包,鼓出来有点像女人曼妙的胸前上的一只乳房。不过女人的乳房是非常有美感的,为人所喜欢的。这个坟包却没有办法做到让住在岭上的人和过往的车辆喜欢。有那么一次,陌生车辆开上呛脚岭,半途杀出个小孩,一脚急刹,司机冷汗涔涔,小孩在地上一滚再滚,幸好拍掉身上的灰尘,小孩又蹦蹦跳跳耍去了。“这样的事可一不可二”,岭上的人嘴巴里念叨着,眼睛齐刷刷望着我。那时我还不是村民小组长,只是从嫁到这里二十多年,就没放弃过管周围的烂闲事。久而久之,很多得罪人的,吃累不讨好的事大家喜欢跟我扯扯。这道岭的问题也是一样,岭上的人一个个像商量好了的,齐扎扎地来到家里,坐着不走。左一声老案,这事你要出面,右一声老案,昨天谁谁谁家的伢子又差点到了轮胎下面.....待我都听完,迁坟一事好像真的势在必行。

   事实上,这个坟包是寻姓人家的祖坟,听他们说是清朝年间或者是民国年间的一个老婆婆的坟茔。有个人站在岭顶,手指荒草萋萋的大坟包,煞有介事地说,我们这座婆坟啊,蛮佑后人的,你们看看,我们这些户子一家家都搞得好,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言下之意这座百多年的坟茔蛮管事。怎么办呢?我还未开口,就像锣鼓还未登场,演员还在化妆,外面喊倒彩的铺天盖地。

   没有办法,该出手时就得出手。从大家奔向我家中的那一刻起,我就开始盘算如何去做思想工作。跟年纪大的老人打听了一下,那个坟包主要后裔有四家。其中有一家七弯八拐论起来,还与我有点瓜藤亲。这户人家好说话,我这样想。果不其然,我推门进去,一声“亲戚”喊了,将那个坟包处在岭半腰,岭下的人不知道岭上来了人,岭上的人不知道岭下来了人,车来车往,容易出事故,特别是怕伤了小孩子。我的长篇大论还只演讲到这,亲戚就大喊,“打住,快莫讲了,快莫讲了,这个坟包我同意迁走。”

   去第二户人家和第三户人家,那是兄弟俩。哥哥说坟能不能迁,我弟弟说了算。弟弟说,坟能不能迁,我叔叔说了算——我们父亲死了,俗话讲得好,娘亲舅大,爷亲叔大。现在我们叔叔最大,家族大事,我们得听叔叔的。

   我来到这个地方二十多年,对他们这个叔叔还是有些了解的。他啊,是个捏了鼻子穿得针过的老实人。这样的老实人,办事上有点轴,有点一根筋。思来想去,我决定打苦情牌,装可怜。于是在一个大风大雨的傍晚,我伞都没有拿,光着脑壳捶他家的门。当我一身透湿站在他的厅中,跟他说明来意,他沉默了一小会。然后告诉我,这个祖坟不好迁,迁了怕对几个家庭不好。我跟他说,我也不想干这迁人祖坟的事,只是那个坟包蹲在半岭,确实妨碍视线,很多人在那差点出了车祸。

   我身上的雨水落在脚前好大一片,老实人一个劲的要他婆娘拿衣服给我换上,迁坟的事始终不松口,逼急了,翻来覆去一句原话,祖坟不能迁,迁了怕对几个家庭不好。我没辙了,只好灰溜溜打道回府。

   事情出转机是在几个月后,老实人的一个儿子骑摩托车在岭半腰差点摔伤,我闻讯马上赶过去跟老实人说,迁坟吧,迁了坟就没有今天这凶险事了。老实人这次可能是吓着了,没再提祖坟不好迁的事,同意迁坟了。不过他提出了之前的坟包有好大,新坟包也要好大。还要请道人念《往生经》超度亡灵;要金坛安葬骸骨,要请风水先生看地......我在听到他同意迁坟后,后面不管他说什么,我的头只管像鸡啄米似的点啊点。

   从老实人的家一出来,我立马开始安排人手。第二天,便有人风风火火去请风水先生定日期,定坟址。生产责任制这么多年,田土都分给了挨家挨户,哪里还有余土安排这个坟包。没有办法,我只好拿出自家的自留地,暗暗地跟风水先生说了声,“那块地风水好也好,不好也好,没有备土做选择。”风水先生是个好人,站到新地上,拿着一对卦往地上丢,要阳卦不给阴卦,要阴卦不给阳卦。老实人在旁边也看到了没拗(ao)卦,就没说什么。

   迁坟大事如期开始,坟茔中跟我们早先预料的一样,除了几块烂棺木板子,什么都没有。新买来的金坛里放了两铲黄泥,这倒让我想起了林黛玉《葬花吟》中的那句“一抔黄土掩风流”。看来这位沉睡在半岭的的老人经过百多年的时光也是质本洁来还洁去了。

   就这样,蹲在呛脚岭半腰的老坟包终于迁走了,大家站在岭顶,一个个好像吃了开心丸。几年过去了,坟茔中老人的后裔也没有因迁坟出现什么不好的事,反而一家家添丁的添丁,进粮的进粮,别提多红火了。

愚者庸俗与无知的快乐,亦智者探索与思考的痛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01 - 2023 版权归深圳、东莞、广州同乡会耒阳社区办公室 共同所有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所有广告资助全部用于公益慈善,社区论坛里所发表的任何图文言论、影片和声音不代表本站立场

制作维护:中桥传媒 律师援助:广东深金牛律师事务所王琼法律硕士及广东鹏浩律师事务所王增华律师

社区文化传媒(香港)有限公司 广告投放热线:18974736555

扫二维码关注

QQ|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耒阳社区 ( 湘ICP11012074-3 ) 湘公网安备 43048102000105号

    爱我纸都  爱我社区  宣传耒阳  从我做起

© 2001-2013 中桥传媒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